scribble

吕小荣

Blog Friends RSS About

抱怨体制

Published on 2014-07-16

卖早餐的甲用了地沟油,成功的卖给了匆匆上地铁的乙;

在肉联厂上班的乙把死猪肉掺到火腿中,成功的卖给了丙;

丙是做彼阳牦牛壮骨粉的,刚刚通过百度的凤巢系统做了假药推广,成功的让丁买了假药;

丁吃了假药,病没好,生活拮据。为了给儿子赚点学费,犹豫再三,往奶源中撒了一把三聚氰胺。

每个人都在抱怨社会、抱怨体制、抱怨不公:

操,为什么有地沟油?
操,为什么有死猪肉?
操,为什么有假药?
操,为什么牛奶中有三聚氰胺?
操,这个社会怎么了?

恨不得自己做主席、做中石油的总经理、做人大代表,为社会出谋划策,还社会公义。

出租车司机评论国家大事头头是道,简直比习近平还有远见,可他还是在愉快交谈中偷偷的的多饶了1公里。

再过几个世纪,人类社会也还是这副模样。每个人都看到了罪,却不停的犯罪。

作者表达的中心思想是什么?


吕小荣 at 15:00
Edi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