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bble

吕小荣

Blog Friends RSS About

无意义的未来

Published on 2015-07-30

HBV

乙肝病毒的形态像个夹心鱼丸,最内层是 DNA,外面是脂质和蛋白质组成的坚壳。当乙肝病毒躲过人体的免疫系统并且成功的潜入到肝细胞的细胞核内时,就会把自己的 DNA 插入到人体的 DNA 中,成为人体的一部分,演变成慢性乙肝。任何药物都无法再清除掉它,因为严格来讲它已经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分,除非你把自己的肝细胞全部灭掉。

据说人体中的好多基因像乙肝病毒一样,为了共同的生存利益走在了一起,比如线粒体如果要靠自己的努力存活在自然界可能相当困难,不如和宿主合二为一,为宿主提供能量,共同生存的概率更大些。今天我不想在这方面有过多的陈述,我想说的是个体理性和群体的非理性。

当乙肝病毒的 DNA 插入到人体的 DNA 后,可以白白使用人体细胞内大量的 ATP、核苷酸、氨基酸,一分钱都不需要花,于是开始疯狂复制自己的后代。乙肝大三阳患者的检查中 HBsAg、HBeAg 都是它合成的配件,蓄势待发,颇有冲出地球占领整个银河系的气势。

从单个病毒个体的角度来讲,疯狂复制是理性行为,可以有更多的后代。但是从一个群体的角度来讲,疯狂复制是非理性的,如果大家都不关心宿主(人)的死活,不利于长久发展。

当宿主发展到肝硬化晚期时,腹水、肝肾综合征、低蛋白血症让他苦不堪言。从群体的利益来讲,乙肝病毒应该整体上做出这样的决定「Hi,我们应该缓一缓,让他休养生息,以便提供更多的原料让我们繁殖后代」。显然他们不会达成这样的共识,个体是自私的。它不考虑大环境的疲惫,它只关心自己生了多少孩子,所以依然在疯狂复制,直至这宿主的死亡。

这两周很郁闷,因为我看了几本毁三观的书[1]后又开始思考「人存在的意义」这种问题。上次犯病是在大学的时候,忧郁了整整5年。

忧郁和深入的思考真是结伴而行的好朋友。当你忧郁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思考一些深刻的问题。我为什么活着?社会的进步有什么意义?功名利禄为什么这么吸引人?当你不忧郁的时候,思考这些问题,会让你变得忧郁。一个有积极心态的人,热爱学习,热爱锻炼,关心别人的人,突然之间就对所有的事情变得冷漠了。

电影《快乐的大脚》中有只磷虾叫 Will,它本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虾群中,结婚生子,完成自己的宿命。突然之间它开始从种群的角度去看待宿命,发现的却是无尽的悲哀。

乙肝病毒的行为是一切物种中动物天性的缩影,人,虾,猫,狗和乙肝病毒有什么两样呢?

  • 穷人不考虑地球的负荷,只想更多的繁衍后代,疯狂开垦和砍伐,疯狂猎杀,无尽的攫取资源;
  • 富人则是无尽的贪欲,只想有更大的房子,排量更大的车,更酷的iPhone,并不关心自己制造的一堆垃圾;
  • 国家只考虑自己的 GDP,不在乎考虑全球碳排量。

即使有人致力于让群体达成共识,去环保、去保护热带雨林,去降低 CO2的排放量,我相信也是徒劳。因为总有人在个体利益和共识之间偷偷的选择前者。当有三两个人破坏游戏规则时,其他个体也会加入到这个行列,洁身自好者的结局就是丧掉声明。所以,共识生来就是被破坏的。

总有企业会偷偷的排放污水到河里或沙漠里,降低自己的环保成本,从而在市场竞争里获得优势。

总有人逃票,即使他知道逃票率升高会导致地铁安排更多的安保人员,人力成本会导致票价升高。

总有餐馆把污水倒在门口的河里,从而逃避处理污水的费用。

也许50年,也许100年,总有一个拐点。疯狂的攫取导致食物短缺,可能一瓶干净的水都是奢侈品。为了生存人类不得不撕下虚伪的道德外衣,真刀真枪的自相残杀,战争不可避免。当然人类不会蠢到使用核弹,可能会使用针对某种基因组弱点的生物武器。大批的人类将会消亡,人类的数量和生态资源之间的平衡重新回到原点。或许结局要更悲惨,人类在对抗中使用自己无法掌控的武器,最终彻底灭绝。

一想到这些就心理堵得慌,很难做一个快乐的悲观主义者。地球的年龄有45亿年,最早的人类距今 400 万年,人类的小插曲如白驹过隙。寒武纪大爆发过,恐龙灭绝过,人类把自己搞死,留下一个烂摊子也不是什么大事。地球的年龄能给我们些许释然。

天地无情,视万物为刍狗,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令我痛苦万分的问题

适者生存是生命本来的样子吗?

宗教只是模因[2]吗?

人类为什么有道德?[3]

备注:

  1. 书单是 《自私的基因》《上帝的语言》《机器人叛乱》

  2. 模因,memo

  3. 此处的道德指的是纯净的道德之美,比如舍己。


吕小荣 at 10:00
Edi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