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bble

吕小荣

Blog Friends RSS About

社会的拐点

全国上下,哀嚎遍野。聚光灯下,全是烂疮。

  • 人妄图对大自然维稳。
  • 官员一切向上看齐,胆战心惊。
  • 说诚实话的人被污蔑为“造谣市民”。
  • 慈善机构腐烂到根,毫无用处,却还在源源不断的榨着善良人的血。
  • 所长靠裙带关系上位
  • 医生被招之即来,用完则任人践踏,毫无尊严。
  • 新闻永远说“繁荣啊,昌盛”。
  • 外地人,被反锁在家里,法制被践踏。

病毒或许有拐点,那社会的拐点在何时呢?

或许,人类社会就不曾好过,一直都是罪恶。只不过在这次动荡中,把恶体现的淋淋尽致。

很多人把恶归给万恶的制度,并寄希望于翻转社会制度来解决问题,到头来还不是历史的重演?

勇士杀死了恶龙,身上长出了鳞片。

毛泽东在野时,谈民主,谈自由,但是现在的中国,和解放前的国民党有什么两样?

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一个军队”的主张。它们对于“异己”的进步报纸,采取各色各样的限制、吞并和消灭的办法,如检查稿件、任意删削,威胁读者、阻碍推销,派遣特务打入报馆、逐渐攘夺管理权,最后则强迫收买,勒令封闭。(毛泽东《解放日报》1943年9月1日)

“人民的自由出版是近代文明的道路……它需要文明的创造,它需要文明的批判和自由研究──健全的文明都容许批评,它没有什幺经不其文明批评之理……真正的出版法以人民的自由出版为常道,因为人民的自由出版思想信仰、良心、学朮、言论自由集中的镜。”(《新华日报》专论,1944)

空喊口号,也同样无益。

遇到不公正的事,每个人都像审判官一样的嫉恶如仇,义愤填膺。但事情临到自己自己头上,却又毫不犹豫的参与到恶当中。

一个会计,嘴上刚骂完红十字会,开工就开始做假账,帮老板偷税漏税。

一个记者,刚表扬完李文亮的诚实,转头就帮执政者粉饰太平。

一个病人,刚颂赞完白衣天使,隔几个月就忘了恩情,背后捅刀。

两种对立的人格,在一个头脑中和睦相处,真是令人惊讶。

我们都不愿意付代价

然而诚实需要付代价。

李文亮,医生,因为讲了疫情的真话,付上了生命的代价。

王青雷,央视制片人,因为针对温州动车追尾事件讲了真话,被解职。

王淑平,因为揭露河南卖血导致传播艾滋,被解职。

当越多的人因着良心,不作恶,不迎合执政掌权者,不压迫别人,正直诚实,不收受贿赂,不做假账,秉公执法,并且愿意承担要付上的代价时,这个世界就会变好一点。

作记者的,报道真相。

作警察的,不做爪牙。

作军人的,先忠于人民,再忠于党。

作研究的,不弄虚作假。

做法官的,不为权贵颠倒黑白。

作会计的,不做假账。

作老师的,不给学生洗脑。

谁说螳臂不能当车,蚍蜉不能撼树呢?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吕小荣
06 February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