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bble

吕小荣

Blog Friends RSS About

致走狗的一封信

Published on 2013-01-27

1992年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守墙卫兵因格•亨里奇受到了法庭的审判。原因是在柏林墙倒塌前,他射击了一名意欲翻墙而过的年轻人克里斯•格夫洛伊。因格•亨里奇的律师辩护称:“这名卫兵仅仅为了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并不这么认为:“作为JC,不执行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却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那时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这是你应该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之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法律却不是。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因•亨里奇因蓄意射杀格夫洛伊被判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释。”

公务员,政客,教师,科学家,以及各行各业的你我他,抱怨中国,抱怨体制有何用?他的肮脏,腐臭都是你们种的恶果。

为了政客的需要,科学家研究出「Great fire Wall」,成功的塑造了中国最大的局域网;
为了提拔,你灭了一条街的小商贩,拿了「优秀城管」的称号;
为了指标,你打掉了别人腹中8个月的婴儿,成功的稳定了出生率;
为了镇压「革命」,你开着坦克压过了学生的身躯。

你严格的执行者统治者的游戏规则,正义凛然。面对道德的讨伐者,一脸委屈:「在其位,谋其职,我也是身不由己」
可为了良知,你可以将枪口抬高1cm。
「身不由己」真是个很烂的理由。


吕小荣 at 00:00
Edi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