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bble

吕小荣

Blog Friends RSS About

真理探索之路

我在教会已经有八年了,期间经历了一堆惊愕的事情。

隔壁教会有个“弟兄”在追求一位女性基督徒时被拒绝,他依然穷追不舍,被牧师约谈,然后怒不可竭,威胁要去公安部门揭发自己的教会。

有人行事行事乖戾,不以自己的邪恶为耻,反以暴露邪恶为“诚实”。

有人终日批评别人,却不愿意接受一点点批评。

有人终日吹毛求疵,不知感恩。

有人随便伤害别人,自己确是个玻璃心,不能忍受一丁点来自别人的伤害。

一大堆对自己信仰笃信无疑的人放弃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曾经一起服侍的小组同工离开了教会;一些大学团契的领袖毕业后,就人间蒸发了;婚姻辅导书籍《不再约会》的作者离婚了;一些受洗见证讲的痛哭流涕的重生者,几个月后在教会就不见踪影。

有些人还在坚持来教会,可能是因为习惯,也可能因为配偶的命令,有些人来是因为太孤独了,需要朋友;有些人是因为信基督教很时尚。有些人因为基督教劝人向善很,可以做个好人。

信仰的真和假对于一些人并没有这么重要,只要能得安慰,得朋友,得温暖,得社交就可以了。

现在我也把灵魂放到解剖台上时,我为什么信基督教?

我害怕生命没有意义,我需要基督教赋予我人生的意义。

但我心里不爱耶稣,不懂福音,也没有被真理的光辉照亮。哎,自欺的人啊。

检验自己的信仰

《宗教情感》和《圣洁》这两本书上说得救之人的确据有:

  • 人改变本性
  • 渴慕圣洁的事情
  • 好的性情,谦卑,温柔,怜悯
  • 等等。

但在这一大长串清单之前,加了一个前置条件:对耶稣有爱慕之情。

是啊,如果一个人真的相信自己是一无是处,罪行累累,该下到地狱里去,面对拯救者怎么会毫无感激之情。

奇怪的是,我在情感上对耶稣没有一点感激之情。

扪心自问,那我信的是什么呢?

我相信自然界有个伟大的创造者。

我相信我是蝼蚁。

我相信《约伯记》中那个立定天地的神。

我相信《传道书》说人生虚无,无法琢磨。

我相信《箴言书》中的人生智慧。

我相信圣经中的道德光芒。

我相信门徒书信中散发出来的品格之美,怜悯,忍耐,包容,彼此相爱,诚实。

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对他们的基石耶稣基督,却不认识。这太矛盾了。

我不确定的是

  • 神会和人类互动吗?还是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
  • 如果会互动?哪个神才是正确的神?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
  • 我为什么要接受基督教的框架? 我有罪,耶稣救赎我,得永生。
  • 如何证明基督教的框架是准确无误的?
  • 有没有永生?

C. S.路易斯说“我相信基督教,正如我相信太阳已经升上来了一样:这并不只是因为我看见了它,而是因为通过它,我看见了一切事物。”

但是为什么我就是看不到!

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要真理,并且基于真理去度过一生。

如果我要把时间观,价值观,金钱观,人际关系都构建在一个地基上,这个地基的真伪,对于我很重要。我宁可舍弃财富,荣华,事业,快乐,也要对真理的认识。

如果世界的实质是虚无的,没有神,一切皆无意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道德是种群的一种互相帮助策略”,那要在虚无中创造一个意义,并以此活着。(反驳自己:如果人世间一切毫无意义,良善和邪恶都是被允许的。你为什么要坚持道德。)

如果真理是,神造了天地之后,就不管我们了,那我就不再苦苦哀求了。

如果真理是基督教的理论,我就按基督教过这一生,做符合真理的事情。

我不想要的是什么呢?

活在一种幻想中,自欺欺人。

过不道德的生活。(驳斥自己:但是如果道德也是相对的,道德和败坏又有何分别呢。)

我过去为什么不愿意质疑自己的信仰?

人生所有的谜题,圣经皆有答案,而且充满了道德美感。

谈到处事为人,它说要诚实公正。谈到穷人,它说要怜悯别人,自己也必蒙怜悯。谈到家庭,它说丈夫要爱自己的妻子,要教养自己的孩子走义路。

以圣经为内核,可以塑造系统的家庭观,金钱观,工作观。犹如站在太阳的光辉里时,整个身体都是温暖的。

但假如这个太阳是幻觉,世界就是一片沉寂和黑暗,人们忙忙碌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是何等的凄凉。

几年前我没有勇气面对这种黑暗,就对自己说“很多人有太阳,你努力看,说不定就能感受到太阳了。如果感受不到,就再更努力一点”。

我感受不到。即使能感受到一点点热度,也不知道那是太阳的光辉,还是小概率的随机事件。

有时候我会对太阳哭泣,哀求着灼伤我吧。如果你灼伤我,至少能让我感受到你的存在,以后就向你而生。然而你总是静默无言。

太阳真的存在吗,如果那太阳是虚假的,什么才是正确的人生活法?每个人都需要在这茫茫的黑夜中,寻找一个存在的意义,为道德观,婚姻观,品格作支撑。

思考这些问题真是孤独和绝望,但是我想再次勉强自己站起来去查验。

我准备如何探寻真理

探明真理必定要花上几年或一生的时间,在没有获得真理之前,必定需要一个临时的过渡方案来指导生活。我决定采用笛卡尔的方式,在没有建好新房子之前,先住在已有的旧房子里。然而旧房子的一切都是值得怀疑的,边拆边建。

我的旧房子是:

  • 认定基督教是正确的
  • 保证身体的健康。有精力和能力探寻真理。
  • 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因为我确实爱他们胜过一切。
  • 孝敬父母和爷爷奶奶。
  • 认真工作和学习
  • 保持财务健康。不至于因为财务问题为生活所累,失去了探索真理的时间。
  • 用圣经的准则约束自己的行为。
  • 塑造普世都认为正确的品格,比如慷慨,诚实,怜悯,帮助人。
  • 继续参加小组团契,参加教会聚会,祷告,认识耶稣。

我要怎么盖新房子呢?

我会去参观一下别人的房子,有几层,内部装潢如何,地基是建造在哪里。

我要去翻翻《佛经》《古兰经》去了解各种信仰。不管是得势的,还是不得势的。是流行的,还是过时的。

我也要去翻翻哲学和神学的书籍,读康德,克尔凯郭尔等等,看他们如何批判宗教又是如何护教。

我也会再次去看看新无神论的书籍 《自私的基因》《机器人叛乱》以及反基督教四君子的各种书籍。他们既然宣扬虚无主义,又要如何解决虚无主义导致的道德真空呢,真是悖论。

我也会看古典的无神论的书籍,看看和新无神论有什么区别。

我要提防什么呢?

其他房子地基如何,有没有可能是盖在沙土上,偶尔有个地震,就全部倒塌了。

房子的款式可能有很多,有些可能很流行,但并不是新鲜货。可能抄袭了100年前的结构,只是刷了个不一样的油漆罢了。

这条探索之路的结局如何?

结局可能是好的,最终发现旧房子就是建立在真理之上,那我就开心住在里面,一生都不需要搬家了。如果耶稣是真理,将来有一天,当我再次向他而生时,我希望是因为看到了他的光辉,而不是对黑暗感到恐惧。

坏的结局是苟且的活着,让忙碌淹没自己的胡思乱想。不过如果万事都毫无意义,结局也没有好坏之分了。

我以后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基督教慕道友,而不是基督徒。当认清自己后,我反而轻松了许多,担子终究卸了下来,重新踏上真理探索之路了。

是的,可以努力向前了。

回答一些言论

有人说 “你的本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可能得救了”

《富兰克林自传》写到,他一生都在不断操练自己的品格,但富兰克林深受清教徒影响的自然神论者,实用主义者。

即使有长进也可能归功于年纪大了,三十而立,四十不惑,谁还没有点长进呢。

有人说 “你只管信”。

我虽然对宗教史不熟悉,基于犹太教分化出基督教,然后分化出伊斯兰教。

基督教中有有改革宗,基要派,贵格会,加尔文主义,阿米念主义等等。每一派都觉得自己最正确无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是正确的?你凭什么百分百觉得自己就正确呢。

历史上的十字军东征的将士,不就是愚信的后果吗。

有人说,很多基督徒在死亡时,非常的祥和,他们并不畏惧死亡,只有真信仰才会这样。

死亡时感到平静和祥和,毫无畏惧,并不能说明自己信仰是真理。那些自杀式袭击的伊斯兰教徒对自己的信仰也是这么坚定。

有人说 “你今年怎么不怎么服侍了?”

真理的光芒构建了人生观和价值观,然后自然带出行为。

我的服侍没办法超过神对我的光照程度。

是因为灯塔教会没有意象(vision),所以你才这样迷茫吗?

这些问题是个人困惑,和灯塔教会无关。我对意象也毫无兴趣,如果我确信是个基督徒,也是想平静的按照圣经过好每一天,而不是把基督教当作一项伟大的事业。

有很多传道人殉道,难道有人会为假的信念去死?

真理可以让人为之去死,但是为之去死的未必会是真理。历史上因为邪教而死的人还少吗。

这种故事并不会激励到我。我先要确信我的信仰是对的,是真理,然后才能 all-in。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吕小荣
14 Novembe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