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bble

吕小荣

Blog Friends RSS About

对加尔文预定论的疑问

在基督徒脑海中一个符合逻辑的救赎论是:亚当是人类的始祖,他一人犯罪,后代皆在罪中沉沦。然而神爱世人,将他的独生儿子赐下,担当所有人的罪。人选择信靠“耶稣”就得救;人若掩耳不听,就走向毁灭。得不得救,全在你自己手中。

这听上去最符合逻辑,也符合神公义和怜悯的属性,但加尔文主义说这是错误的。

加尔文主义,亦称为归正主义,改革宗。是16世纪法国与瑞士基督新教宗教改革家约翰·加尔文毕生之主张,以及支持加尔文的其他神学家意见的统称。因加尔文等人认为教义应当回归《圣经》,应该恢复被天主教会所遗弃的奥古斯丁“神恩独作”(独作说),反对天主教神学主流的“神人合作说”,因此加尔文派之神学传统常被称为“归正神学”或“改革宗神学”(Reformed Theology)

加尔文有五点要义,这五点教义的英文首字字母恰好能拼成“Tulip”,即“郁金香”。

  1. 全然败坏(Total depravity)或完全无能力(Total inability),人类由于亚当的堕落导致原罪,而无法以自己的能力作任何灵性上的善事。
  2. 无条件的拣选(Unconditional selection),上帝无条件地拣选得救者,并非因为该人的行善积德,也非预言了该人即将因信称义。
  3. 限定的代赎(Limited atonement),基督之死是为那些天选之人而赎罪,不是为世上所有的人。
  4. 不可抗拒的恩典(Irresistible grace),又称有效的恩典(Efficacious grace),神威赫赫,人无法拒绝神的救恩,神恩是无法拒绝的条件。
  5. 圣徒恒忍蒙保守(Perseverence of the saints),又称永远的保障(Eternal security)、一旦得救永恒得救(Once saved, always saved,OSAS)已得到的救恩不会丧失,神必能保守并引导天选之人在信仰的路上得胜。

保罗在罗马书非常完备的额论述了得救与行为毫无关系,完全是出于神的恩典。雅各出生之前,神就定意拣选了他,那时的雅各还在母腹之中。

【罗马书 9:11-13】在这对孩子还未出生,还没有显出谁善谁恶之前,上帝为了显明自己拣选人并不是按人的行为,而是按祂自己的旨意, 便对利百加说:“将来大的要服侍小的。” 正如圣经上说:“我爱雅各,厌恶以扫。”

加尔文第四点要义说,神威赫赫,人无法拒绝神的救恩。我们得救,不是出于我们的自由意志,我们也没有决定权。

疑问1:人如果没有选择权,要承担下地狱的责任吗?

一列火车在铁轨上奔驰,撞死了人。没有人会要求火车去担责,而是要求司机去担责,或者设计监控系统/刹车系统的人去担责。因为火车只能按照铁轨去走,并没有自我意识,也没有选择权。

一个精神病人,在疾病发作的时候杀了人,法律上也不会要求他偿命。因为他并不能自控。

到了加尔文的救赎,一个叫张三的人,他出生的时候就占满了父亲的罪,神也没有拣选他,他下地狱了。在得救这件事情上,他没有任何的选择权。如果张三在得救这件事上没有选择权,为什么他要承担下地狱的责任呢?

疑问2:神公义吗?

既然救恩不是普世的,只是给那些被拣选的人,为什么圣经里还要有这种假惺惺的经文呢 “神愿万人得救”

【彼后3:9】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

【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甚至赐下他的独生子,好让所有信他的人不至于灭亡,反得永恒的生命

加尔文信徒的解释

一个加尔文信徒用以下例子来向我解释预定论和神的公义并不矛盾。

我走在广场上,恰巧看到广场上有十个乞丐。于是我掏出五元钱,给了其中一个乞丐。其他九个乞丐因为没有收到钱就有资格臭骂我不公平吗?

没有资格!

一,乞丐本来一无所有。二,我没有义务救济乞丐。三,我想怜悯谁,就怜悯谁,我有施恩的主权。

既然是这样,我为什么要质疑上帝的公义呢。我的逻辑的链条是如何工作的呢?

  1. 亚当犯罪,后代在罪中沉沦。

  2. 我出生就占满了罪,因为没有选择权,所以我不应该承担下地狱的责任。

  3. 亚当应该担责。

  4. 亚当是一个破产的人,他没有能力担责。但是很巧,他有个有钱的爸爸,我可以要求他承担连带责任。

  5. 上帝帮一部分亚当的子孙偿还了罪债,这成为我敲诈上帝公义的借口。

我有个前设,人若无选择权,就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 人世间充满了不义,嫉妒,谋杀,贪婪,冷漠,这不是我们的错。是亚当的错,如果他当初不悖逆上帝,我们何至于这么惨,是亚当这个先祖把罪的病毒传染给了所有人!亚当应该替所有的后代承担罪的代价——死亡,他应该下无数次地狱,承受一千倍,一万倍,一亿倍的死亡。

逻辑的链条到这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然后我开始逐渐的演绎:亚当本身也是一个破产的人,他无法偿债。我得找个可以担责的人敲诈,于是我开始敲诈上帝:

  1. 你在生亚当的时候,本可以把亚当生的像机器人,不犯罪,这样后代也不会陷入罪中。
  2. 你可以帮亚当所有孩子的把罪债还了,而不是只拣选一部分人。

“我没有选择权”是个悲剧,但是无法成为敲诈施恩者的理由。


吕小荣
07 March 2021